一句赢大钱:杂草野地猛兽藏 预产期都过了,临产却被医生“劝回”!产妇在快捷酒店分娩

2020-01-11 16:25:01

一句赢大钱:杂草野地猛兽藏 预产期都过了,临产却被医生“劝回”!产妇在快捷酒店分娩

一句赢大钱:杂草野地猛兽藏,我们常说

妈妈和孩子是“生死之交”

即便是医学昌明的今天

产妇分娩仍是件

容不得半点马虎的大事

上个月

26岁的准妈妈曹琳(化名)

即将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宝宝

预产期后一天上午

曹琳开始宫缩、阵痛

可当她在家人陪同下赶到医院后

却被以“未到住院标准”劝回

结果当天下午

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里

孩子突然降生了……

“医护说开了两到三指”

2019年10月17日,下午6点多,产妇曹琳的孩子在未有任何医疗条件的情况下,“意外”降生在了快捷酒店。

这并非曹琳和家人的自主选择,而是迫不得已。

“当天上午,我爱人就出现见红、持续宫缩阵痛,中午她来到建档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进行检查,我们想让她入院待产。”11月22日,记者在北京见到了曹琳的丈夫陈明(化名)。

他表示,当初选择这家医院,就是看中了安全性。 “这家医院的血库很全,可以保证产妇和婴儿的生命安全。”陈明说,“但是,我们没有打听过,产妇临产要到什么程度才达到这里的入院标准,也根本想不到,会在这方面出问题。”

据陈明所言,曹琳的预产期是10月16日,但直到10月17日,曹琳才开始见红、并出现持续性的宫缩阵痛。于是中午12点半左右,曹琳在家人陪同下来到医院。下午4点前,医护人员为曹琳做过两次检查。“产妇和婴儿各项指标都正常。”陈明说,“下午3点半的时候,医护人员还说,我媳妇已经开了两到三指,但始终说未到入院标准。”

陈明记得,除了进检查室,其余等待时间曹琳都是坐在医院走廊的塑料座椅上,背靠着硬墙,临产的疼痛让她多次跪在地上,”我媳妇坐得很难受,没有地方躺,也没有软一些的地方可以坐。”

由于爱人实在疼痛难忍,陈明向医生表示再为曹琳做第三次检查,看看到什么程度了,医生告诉陈明,不能再检查了,再检查容易引发感染。

“医护人员说,通常每开一指需要一个小时,你媳妇生产最快也要到晚上9点左右,就别在医院这里等着了,如果离家近可以先回家休息会儿,如果家比较远在医院附近先找个酒店休息一下。”陈明说,由于爱人是第一胎,没有任何经验,所以他们便听从了医护人员的建议。

产妇被“劝回” 婴儿酒店出生

下午4点多,曹琳和家人来到医院附近一家快捷酒店。“这里开车到医院最多四五分钟。”陈明说。

然而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当天6点多,曹琳在快捷酒店的卫生间里,因持续腹痛站不起来,家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发现孩子头顶竟然已经“露出来了”!慌忙之下,众人赶紧把曹琳扶上床,大约6点40分,陈明拨打了120急救电话。“120医务人员10分钟左右赶到,那时,孩子已经生出来了,有了哭声。”陈明回忆。

“我爱人整个生产过程都是自然分娩,过去人们生产还有产婆,我爱人当时连产婆都没有。”陈明十分无奈,“120医务人员赶到后,剪断了脐带,同时把婴儿裹起来,将我爱人和孩子一起又送到了医院。”

在快捷酒店出生后,曹琳的孩子进入了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婴儿重症 被送nicu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诊断书显示,“患者于2019年10月17日18:58院外顺产一活婴”,“不规律腹痛6小时余,院外分娩20余分钟入院”。

“孩子被送到医院后,没过多久,就被送到了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经诊断,孩子出现了胎粪吸入综合征、重度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心力衰竭等病情。”这让陈明和家人尤为担心,“孩子在重症监护室的前两周,各项指标一直在恶化,第三周才开始慢慢好转。”

幸运的是,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陈明的孩子各项指标恢复了正常,11月14日出院。但陈明说,医生表明不保证孩子日后不会有后遗症及并发症出现。

曹琳和孩子的医院诊断书

“在医院治疗期间,医生并没有给我们解释,孩子出生后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病症,只是单纯问我们,产妇有没有感染等问题。”陈明说,“生产当天下午产检各项指标都正常,产妇根本没有问题。”

“要为爱人和孩子讨公道”

曹琳被送回医院后,身体恢复很快,两天后就出院了。但她的精神状态始终不好,孤立无援在酒店分娩的过程让她时常半夜惊醒,噩梦连连。

与此同时,她更担心的还是孩子。

孩子还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一个月内,曹琳一直担心孩子的病情,但她因为要“坐月子”,家人不让她去医院看孩子。但照片中孩子的模样,让在家中的她心如刀割,时常突然间就开始放声大哭。

在快捷酒店出生后,曹琳的孩子进入了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医院自始至终没有给我们解释,产妇入院标准是什么?就说我爱人当天下午未到入院标准。”陈明认为,“医生‘劝回’我们是处置不当的,才造成我爱人在快捷酒店内生产。进而造成了我孩子出现各种病症,以及爱人情绪抑郁,出现这些问题医院方负有责任。” 陈明说,“我已经申请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介入调查,给我爱人和孩子讨个公道。”

曹琳出院后心情抑郁,孩子至今不愿喝母乳

院方:刚检查时不到“一指”

曾打电话要产妇归院

11月25日上午,记者致电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宣传部门,希望对曹琳家属所反映的情况、细节进行核实,并就产妇入院标准等相关问题对该医院进行采访。该院宣传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情况并不是家属反映的那样,曹琳刚到医院检查时,只开了不到‘一指’。而且曹琳和家属那天在快捷酒店期间,医院方曾多次给曹琳家属打电话,其中也包括给曹琳丈夫陈明打电话,催他们回医院,但他们有情绪,并没有回医院。现在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将介入调查,对此事会有更为客观的调查结果。”

记者进一步向该工作人员了解,被问及曹琳丈夫的说法是否属实、该医院产妇的入院标准是什么等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些进一步的细节问题,需要找对此事有详细了解的医院工作人员作答,在今天下班前,找到相关人员了解情况后,再回复您。”

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来自医院的进一步回复。随后,记者再次致电该宣传部门,工作人员又表示了解情况的相关人员还未回医院。如果有需要澄清的内容,会再联系记者。

而针对医院方所说,曹琳和家属在快捷酒店期间,接到院方电话并未回医院的情况,曹琳丈夫陈明回应:“当时我接到了医院的一个电话,对方意思是说下午6点白天接产的区域要下班了,6点后我爱人要到医院另外一个区域再进行检查,所以医院希望我爱人在5、6点钟白天接产区域下班前,再回来检查一下。”

“但是,医院打给我们的时候,我爱人刚离开医院20分钟左右,我爱人已经在快捷酒店里了,身体难受得走动不了了。我们其他家人有回医院的,希望医院协调一辆医务车接我爱人回医院,但医院没有同意,所以当时我爱人就没有立即回医院。”陈明解释当时的状况。

目前,该事件双方都在等待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介入调查,获得权威调查结果。

(来源:新闻坊、津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