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体育网官 郑渊洁炮轰“童书畅销榜”之后:谁有权决定孩子要读什么书?

2020-01-11 11:35:30

皇冠体育网官 郑渊洁炮轰“童书畅销榜”之后:谁有权决定孩子要读什么书?

皇冠体育网官,近日,有媒体发布“童书作家榜”,“童话大王”郑渊洁却未入榜。有网友在网上质疑郑渊洁天天说自己的作品销量大,为何却没入榜?郑渊洁随后回应,在微博上甩出一篇千字长文,其中指出中国童书销售泡沫极大,自己主动拒绝上榜。

郑渊洁在微博中写道:“孩子看书,应该自己选择”,应该“把选择童书的权利交给孩子”。这篇微博被转发了四万多次,也引发了大家对儿童阅读的热烈讨论。

郑渊洁微博截图。

在当下这个“童年消逝”、”娱乐至死”的年代,儿童阅读存在着哪些问题?又应当如何去应对呢?在今天的推送中,作家、儿童阅读推广人蔡朝阳跟大家聊了聊他的看法,他长期关注儿童出版与阅读,也曾担任多年的语文教师,对当下的儿童阅读状况有着自己的观察及思考。此外,文中还附上了他的儿童阅读推荐书目,供大家参考。关于当下的儿童阅读,也欢迎你留言,分享你的思考。

撰文 | 蔡朝阳

(作家,儿童阅读推广人)

我一直认为,阅读是孩子们的一种自发性行为,并不需要外力强行灌输。只要提供足够丰富的阅读材料,只要给予足够的闲暇时间,鲜有孩子不爱阅读。因为,阅读所提供的奇妙经验,给了孩子们极大的乐趣,这种乐趣,既单纯又醇厚,也鲜有其他乐趣所能替代。

关于儿童阅读,其实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我们这些成年人,作为父母、作为童书写作者、作为童书出版人、作为阅读推广者……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已经为孩子打造了足够好的阅读环境?

当然,现实还是有很多令人振奋的地方。这是我们在谈论儿童阅读时,不能罔顾的一个事实,即是,从众多的调查数据来看,儿童阅读这件事,已经有实质性的推进了。从图书的出版,到儿童阅读本身,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进步。比如,以童书出版为例,最近的十几年,可谓是童书的黄金时代。而从学校和家长的层面看,儿童阅读也被空前地置于重要地位。不得不说,儿童阅读的重要性,正在被普遍地认识到。

但即便如此,儿童阅读中,存在的问题也还不少。

延伸阅读

《记忆传授人》

作者: [美] 洛伊丝·劳里

译者: 郑荣珍

版本: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14年11月

问题一

当然,我们知道,读几本坏书并不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有朋友戏称,不读几本坏书,不足以语人生。但一个孩子主要接触的,如果只是坏书,而没有经典作品,那一定是有问题的。在大中城市里,因为知识精英较为集中,孩子们自然能在老师和家长的指导下读到世界经典。但我们也不能不正视一个问题,就是,儿童书的畅销排行榜上,绝大多数,都不是经典作品,而以搞笑与娱乐为主。

关于孩子们经常读不到好书,有很多原因。因为出版的现状是摆在那里的,童书畅销榜就是一个明证。但为什么有的孩子就能读到经典,有的孩子就不能呢?原因在于家长和老师引导,是不是具有一定的专业度。当然,以这样的专业度去要求每一个普通家长,是不合理的。但至少,作为母语的教育者,基础教育阶段的语文老师,应该承担一部分推荐功能。然而我们看到,懂得阅读,并能为孩子们推荐好书的母语教育者少之又少。而小学教材的选文,因为经典性的缺失,也并不总是能作为我们选择经典读物的依据。

当然,这一种现状,已经被广泛地看到了。有识之士正在推动改变,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事实。尤其是从官方到民间,一些以经典作品为主的推荐书单,将给孩子们最好的阅读指引。当然,单靠某一个书单,也是片面的,当全民共读成为风尚,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阅读指导者的时候,我们的儿童阅读,就会逐步进入正轨。

延伸阅读

《诺贝尔奖获得者与儿童对话》

作者: 贝蒂娜•施蒂克尔 编

译者: 张荣昌

版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3年6月

问题二

这也是一个事实。我们可以来看一下一个普通孩子每天的作息时间,早上8点到下午4点,在学校度过。但我们并不清楚,在各个不同的学校,用于经典阅读的时间会有多少。在下午4点到晚上9点就寝这宝贵的5小时里,又有多少可以用在阅读上。因为我们的孩子,毕竟除了写作业,还需要体育锻炼,还需要娱乐和休息,还需要生活在日常生活之中。我很怀疑,每个孩子,每天用于阅读的时间,究竟有多少。

这需要我们改变对于教育这件事的看法。从广义的角度来讲,考试刷题并不是教育的全部。而事实上,在一个孩子的童年时期,正是阅读这件事,构建了孩子的整个内在世界。而从制度设计的层面,则需要成年人们来为孩子们减负松绑,把自由阅读的时间和空间归还给孩子们。

我曾在一所普通高中任教多年,对我的学生做过很多次的调查,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就是,我的学生,其阅读时间最主要就是小学四到六年级这段时间。初中三年,阅读少得可怜。究其原因,因为小学阶段,四年级开始,大脑进一步发育,识字量也到达了可以广泛阅读的阶段,因而他们会在这个年龄段如饥似渴地阅读。而到了初中,因为中考的压力,他们被迫进入全面应试的状态。原本最应该获得经典作品滋养的青少年时代,经典阅读,却付诸阙如。

这件事令人揪心,这也是我目前致力于儿童阅读的动力之一。

延伸阅读

《当颜色被禁止的时候》

作者:(德)莫妮卡·菲特 著 / 安图妮·波阿提里思克绘

译者: 王星

版本: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2-3

问题三

这是一个当下急迫的问题。就像1960年代出现了电视儿童,21世纪,我们出现了一大批智能手机儿童。

当然,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电子产品也可以进行阅读,我也曾经在很长时间里用kindle阅读。或许应该这么说,我们也需要认识到一个事实,就是,当下这个时代的学习,已经完全不能离开电子产品了。这是家长老师必须建立的一个基本观念。

但我们也需要建立一个限度,在何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把孩子推给电子产品。当父母们无动于衷的时候,电子产品就把我们的孩子抢走了。我们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妄想:当你不加限制地把电子产品交给孩子之后,究竟还有多少孩子,会抛掉《王者荣耀》,而去阅读一本经典作品。

我当然不是主张严厉禁止电子产品,而是希望我们建立某些原则。比如,跟孩子商定一个可以玩电子产品的时间段,比如,在家庭内部制定电子产品使用规则,再比如,可以指导并带领孩子使用一些学习类app之类。总之,在最需要深度的文字阅读的年龄阶段,应该让孩子们得到他们应该有的深度阅读。这有助于孩子们大脑的发育。因为,阅读本身,就是对大脑发育的最好的刺激。而电子产品虽然也可以有深度阅读,但总会带人进入浅阅读的状态。

此外,要把孩子们从电子产品中争取回来,最重要的是家长的身体力行和有效陪伴。家长首先自己不能为电子产品所绑架。家长自己就是一个阅读爱好者。家长自己就有良好的阅读习惯。就像《为爱朗读》中的布罗齐纳和爱丽丝这对父女那样,要知道,亲子共读所带来的专注的陪伴,远超过阅读本身的益处,是我们可以带给孩子的最好的礼物。

延伸阅读

《为爱朗读》

作者: [美]爱丽丝·奥兹玛

译者: 郭娜

版本: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年8月

问题四

在我从事儿童阅读这件事之后,总会收到很多父母的反馈,他们经常提问,就是,为什么孩子读书不少,但是语文考试中的阅读理解还是失分很多,以及不会写作文。

在我看来,这些提问,都是功利性的表现。读书这件事,首先是一件超越现实功利计较的事情。如培根所谓“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傅彩,足以长才”;如黄庭坚所谓“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但这还是一些文学性的描述。现代的脑科学研究已经深刻地揭示出阅读跟大脑发育的紧密关系。

此外,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童年的阅读,可以说是人生展翅高飞的起点。阅读建立的这个人的精神世界的富足,足以抵御现实人生的风浪。这些层面的好处,是不是远超我们那些功利性的小目标?

然而,即便是从最功利的小目标而言,一个有着足够多的阅读的孩子,那些考试中的问题,对他来说,都不是事儿。但当家长仅仅将眼光局限在这些问题的时候,你的世界,就变小了。

延伸阅读

《给莉莉的信》

作者:(英) 艾伦·麦克法兰

译者:管可秾 / 严潇潇

版本:商务印书馆 2017年11月

作为一个一直坚持给孩子朗读的爸爸,作为一个读书人,作为一个儿童阅读的推广者,我总是被很多家长询问,你都给你们家孩子读了什么书?当我回答《植物大战僵尸》的时候,家长总会很诧异。

我也给我家娃买了叶嘉莹的《给孩子的古诗词》。然后他打开扫了一眼,从此扔在床头不闻不问。但是他跟我去新华书店的时候,却买了一本《植物大战僵尸之唐诗漫画》,读得津津有味。作为一个读古典文学长大的爹,心里真是百味横陈。但我绝不会横加制止。

延伸阅读

《给孩子的古诗词》

作者: [加拿大] 叶嘉莹

版本: 中信出版社 2015年9月

但这就是我的原则:捍卫孩子读书时的自由选择权。我也要把这个原则推荐给全天下的那些生怕孩子得不到阅读的安全保障的爸爸妈妈。这里有两条细则:

第一条,当你在推荐给孩子们读物时,需要注意这些读物的经典性、儿童性的原则。毕竟我们读了那么多年书,如果连给孩子推荐几本适合他的书都不行的话,那读圣贤书,所为何来?

第二条,当你孩子想要选择自己想读的书籍时,应该给你爱的人以自由。其中包括捍卫你的孩子读坏书的权利。毕竟,这个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就像一直听古典音乐的人,也不妨听一听流行音乐啊。这对于增加孩子的心灵世界的丰富性,有利。

你会担心,你的孩子会被带歪吗?不会的,有你这样的对孩子充满信任的父母的保驾护航,在自由阅读中成长的孩子,一定会有一颗自由而勇敢的心灵。

本文内容系独家原创。撰文:蔡朝阳;编辑:走走;校对:翟永军。文章原标题为《让童年的阅读之灯照亮远大前程》。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